忽然在FRIENDSTER裡冒出了數個小學同學,三個之中我只能認出一個的容貌、記起一個的名字,另外一個就好像從我記憶中刪除了一樣。不知道誰說過人的記憶是不會消失,還是腦部容量很大這類的東西,我只知道小學的記憶在我腦海中已經消失得七七八八。


小學同學並不是因為認出我而找到我的,相反他們並沒有一個能記起我是誰;不對,在我說出名字後還是有人把我記起說:「就是很瘦、皮膚很黑那個啊?」對,我依舊是一樣瘦、一樣黑,沒有什麼改變。


在別人的回憶中,我們都可能會由很細緻、很細緻的回憶而慢慢變為很模糊、很模糊的印象,像我就只能令別人想起以上的兩個形容詞。


再次聯絡上小學同學,竟好像認識了新朋友一樣。


大概聯絡不上這一個藉口很快便會過時,現代的人隨便也有三個以上的聯絡方法;電郵地址、家裡地址、電話號碼。除非他是存心避開,否則現在要找一個人比從前要方便得多、而且朋友網絡更是大得不可思議;以FRIENDSTER來說吧,二十八個朋友帶來了二千八百個朋友,然後下一層的朋友網已經是十四多萬人。


十四萬人嗎?


所以說,世界上每一個人也差不多可以和你連成一條關係線;就好像鋪在地下的電話線一樣錯綜複雜;有沒有幻想過電話線是怎樣纏在一起的?我總是覺得有點匪夷所思。



學校睡的文化 二

未分類 | 2 則留言

2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