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度的氣溫  極度寒冷
我的心  卻與天氣互相競技


曾以為最沮喪的日子已經走完
曾以為面前是最專心一意愛著我的人
曾以為真心可以換來真心的對待
曾以為我看到最美的樂園
曾以為我聽到最誠懇的諾言


當一切的說話都盡是一堆謊言
當妳仍然為舊有的謊言添上新的借口
當我只是一件復仇的工具
當所有美麗的夢想都給破滅
當我無意間傷害了陌生人的心


我的心能有多痛
我的天空能有多陰沉


一切都是那麼難以接受
一切都是那樣刺入我心
一切都本來與我無關
一切卻像衝著我復仇


復仇的刀刺入被討伐的人
復仇的刀淌著血
那些血是從被討伐的人身上流出
還是從復仇的刀上流出


多麼希望像天下無賊的傻根一樣
活在天下無賊的世界
周遭的人併命為他保持這個美夢
他醒來
可能已經回到他那個天下無賊的世界


淌著血的心仍然願意選舉原諒
染著血的手仍然願意答應重新挽著你
也許我是無可救藥
也許我不願意相信你還要繼續傷害我


愛情  告訴我怎樣才能夠再相信它


 

未分類 | 5 則留言

5 則留言

  • littleprincess234
    Reply

    女孩在電郵上說,她和她喜歡的人現在不能一起,她希望某年某天,他們可以在某地重新開始。
    真的可以嗎?
    我們說某年某天某地的時候,總是懷抱著一個希望,同時也有點絕望,如果現在可以,何須等到某年某天?
    某年某天是甚麼時候,誰又知道?有時候,時間對了,地點卻不對;地點對了,時間卻不對;時間和地點都對了,心情卻不對。
    他現不自由,她只能寄望某年某天在某地跟他再開始。也許,當他自由了,她卻不自由;當她自由了,又輪到他不自由。當他和她都自由了,他們卻在兩個不同的地方,沒有遇上。地點對了,他和她都自由,可是,那時他們都變了。
    他們不是說過「某年某天某地」的嗎?原來那是絕望時候的一星火光。我愛你,我深深相信我們的緣分未盡,某年某天某地,我們會再遇,你要好好的生活… … 我們含淚道別,努力活下去,迎接重逢的一刻。
    可惜,所有的重逢,都是想像比現實美麗的。
    期待重逢的兩個人,已經各自愛上另外一個人,直到某年某天,他們在某地相遇,才想起某年某 天他們曾經有一個約定。

  • littleprincess234
    Reply

    快樂

    快樂這兩字你怎麼看?
    我會把它看作日常用品這麼用!
    因為快樂可以記在腦裡,可以回味;
    而與它敵對的悲傷,總是叫人痛苦!

    有人說悲傷和快樂是好朋友,
    快樂完會悲傷,悲傷完又會快樂,
    聽後我一笑置之!

    無可否認悲傷是不會出現的,
    可是悲傷過後還不就是快樂?
    生活無論如何也要過,為何不讓自己活得精彩呢?
    讓自己活得有價值,才會懂得尊重自己。

  • DreamyAngel81
    Reply

    that’s right. Only people who have truly loved and have lived through the up’s and down’s in life know that, u can’t wait for a better time to fall in love with someone.

    Not everything has a second chance in life.

    Take care, dude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