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太空漫遊;
 
一九六八年寇比力克的作品。以人類的歷法計算,它的年齡是三十七歲。以本部作品裡的時間觀念來說,三十七年也許甚至佔不上一格電影菲林;它的故事從原始時代推進至太空時代只需一眨眼的功夫,那三十七年以一般論來說也不過像橙汁倒進杯子中第三百二十五毫升與空氣擦過一樣微不足道,但它是構成未來的一部份,無論如何地。
 
打個比方說。
 
當原始人先生敲死另一個原始人小姐,今天世界大有機會產生翻天地覆的變化。誰知道愛因斯坦、愛迪生或是寇比力克是由那一系列的原始人洐生出來,反正我就沒有看過誰在清明節到寶福山掃原始人的墓。
 
蝴蝶效應問:「一隻蝴蝶拍一下翅膀會不會在德克薩斯州引起龍捲風?」
 
沒有人能確切解釋這種近乎於因果的玄理問題,但2001太空漫遊對於電影、對於世界的影響是無容置疑的。在2001太空漫遊之後曾出現過多少部反映著它的影子的作品大概無法統計,即使在添布頓的『朱古力掌門人』也幽它一默,或許致敬;抄襲與致敬與幽默往往是電影、以至各樣創作裡的灰色地帶。不同的人,往往也存在著不同的解讀,也許根本所謂影評這一種東西,能夠被納入符號學那一類專門學問中編排出一系列的課程。
 
影評人在解讀電影,而讀者在解讀影評人的文章。
 
影片的每一格,理論上也能被解讀成一種意義;像那忽然豎立在大地上黑石,在某影評人口中代表著文明,但在小孩子眼中卻也只是黑石而已。寇比力克也曾經這樣說 :「所有不相信自己眼睛的人,將不能夠享受這齣電影。」言下的意思大概是:「為解讀它而看,將不能享受這齣電影。」
 
當然這是對極端解構主義而言的說話,而對極端解構主義者來說;即永遠只本未倒置地為解讀還是評論電影而看電影的觀眾來說,享受電影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這亦同樣是純粹我們解讀解構主義的個人或是一般化觀點,至少我們無法定義所謂享受這一種心理狀況。
 
越被稱為經典的電影,就越被附上更多的註釋;無論是『一個國家的誕生』、『十月』、『大國民』、『去年在馬倫巴』、或是『波特金號戰艦』,都存在著很大程度的共通點,沒有太多的說話式的敘事,卻更偏重於影像構成的意義。以技術上來說,這種結構法提供極大的想像空間,只輕輕勾勒出輪廓,讓觀眾在屢空白描畫中自由發揮、自尋解答,或是所謂的解讀。
 
但解讀卻很有趣地把問題帶回到寇比力克的本身上。
 
據說2001太空漫遊的骨幹起建於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單以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已經是一部深澀的著作,其中刻寫了大量沉隱晦的語意及啟示。寇比力克對它的解讀像前文所談論的蝴蝶效應一樣影響著以後世界的發展。
 
而即使從影片一開始的洪荒時期,到片尾的死亡與矗立不變的石碑,也貫穿著理史特勞斯的同名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表現出他們對這文學、哲學傑作背後隱藏的繁複觀念邏輯與哲學理念。
 
2005年看著1968的狂想曲,總會驚訝於那種超時代的想像力。現代電影中所建立的太空船怖景也不過如此。現代電影中所幻想的未來,也不過是2001年。
 
我們都正在邁向2001年;從前、從後地。

趕不及看畢2001太空漫遊,然而功課的死線卻在今天早上,結果被迫在只欣賞過開場與結尾的情況下寫出這般沒有靈魂的電影回顧。三小時千多字真要命。

是為XANGA趕客系列。

數天前才看到十七他們寫有關被轉載的問題,轉眼間卻又被告知某些人的日記內滿是我從前的日記。當然我一直都很歡迎別人的轉載,這無論如何也是認同的其中一項表現。

但是在他們當中有些不旦並沒有註明來源,而且更裝作是出自於原創的語氣來回覆意見。情況有點像賣翻版的那一個鑅哥跟你說:「阿哥,呢套高井桃好睇丫,我拍架!」

廷廷反應來得比我激烈,給某人留了下刪數萬字的洋洋粗口。為我罵人,大概是體貼地為了保存我殘餘的少許形象。否則,以我平常的粗言流暢程度該在對比下處於下刪數千萬字的程度。

我絕對比廷廷爛口。


 

2001太空漫遊

未分類 | 9 則留言

9 則留言

  • thomaswonghk
    Reply

    一個偉大的文本可以被不同時代的不同讀者用不同的方法去詮釋。不過當那個本來觸動人心的文本被賦與過多的意義至令讀者覺得太過沉重,當本來與人性相連的文本被現代文化理論切割成一份一份冷冰冰的部件時,那麼文本已被奪去了它對人性的意義而成為象牙塔中只供少數人把玩的藝術品。

    那麼,
    我寧願
    可以回到文本
    還未充塞著意義,
    表現得生機勃勃,
    仍然提供了不少想像空間的
    誕生時刻。

  • derricktao
    Reply

    我渴望,能夠青出於藍 哈哈

    誕生時刻
    但是,藝術作品和人類有點相似
    後來的成就總會在誕生時刻被掩蓋著
    但到底是後來的詮釋或意義成就了藝術作品
    還是我們真的由衷地喜歡它們?

    有點困惑 哈哈

  • Anonymous
    Reply

    個陣download過一條唔知係stanley kubrick 既 Fans 定 Pink Floyd 既 fans 自己mix 左條 MV, 入面用左2001其中一段,夾埋Pink Floyd 首Echoes… 我睇完之後真係感動到咸

    有機會send比你睇

  • thomaswonghk
    Reply

    我認為對作品的不同詮釋都自有其意義,不過如果詮釋泛濫,充塞了作品本身帶給讀者的思考空間,令到讀者一想起該作品,即會條件反射地聯繫到某種既有的詮釋,甚至因此而拒絕閱讀該作品,其實已經間接損害了作品的生命了。

  • azurejan
    Reply

    涂大導,你上次給我們的回覆不是趕客,而是有點驚嚇,兩眼也掉出來了。你寫得好,我們那會走寶。我從事科學的,看到你對文學文藝的了解和描繪,擴闊了我的視野。實是大幸大幸。

  • derricktao
    Reply

    但詮釋泛濫又似乎是所有成功作品所面對的情況
    大概有人因而拒絕 也有人因而接觸
    也很難定義損害還是拯救 哈哈

    科學人,希望你眼球已經拾回並好端端放回原來的地方
    否則像佩戴隱形眼鏡般把左與右倒掉也終究是令人煩惱的事情

    對文學文藝的了解和描繪..
    對 真的啊

    我想每種事物也存在著所謂的陰暗面
    我擴闊了你對文學文藝陰暗面的視野了吧
    了不起 哈哈

    那以後改名為 XANGA驚嚇系列好了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