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劫了查先生的文字;

近日的殺警懸案,正是社會學家涂爾幹(EmileDurkheim)所說的「迷亂理論」(anomietheory)中,「心理變異」的典型例子。

「迷亂理論」是指任何人朝著社會目標,如金錢及名利等奮鬥,然而卻因在合法途徑上無法達成這目標時,就會導致「迷亂」的境況。一般迷亂者,除自殺外,就會
轉移至以其他途徑,追尋同樣的目標,達至所謂的「成功」。例如以挪用公款,走私,詐欺方法,去達至本來想以個人奮鬥達成卻又不能得的金錢目標;又或是透個
挑戰權威,去滿足本來想用個人努力而得的工作成就感。或許正因如此,疑犯才會打劫銀行,才會刻意剃警方的眼眉。

疑犯的故事,讓人想起希特勒。

很多讀過歷史的人都知道,希特勒早年的夢想並非是政治家,而是畫家。11歲開始,他就顯現出自己的繪畫天分。一次,他憑著記憶將一個古堡畫了下來,令同伴
們讚歎不已,從此被稱作畫家,而他自己也是以成為藝術家為人生的追求。18歲時,希特勒到維也納報考美術學院,考試時他一口氣就將自己的夢中情人斯蒂芬妮
畫了下來,畫得如癡如醉,並堅信憑著這張傑作他一定會被錄取的,不料希特勒落選了。希特勒不甘心就這樣放棄藝術夢,在準備了一年之後他再次報考維也納美術
學院,奈何卻又再度鎩羽而歸。

之後,希特勒徹底的絕望了。有一晚,他含著淚將自己以前所有的習作,一張一張地扔進火爐裏,讓那不斷竄起的火苗燒盡自己所有的人生夢想與激情。後來,他離開了維也納入伍從軍,而之後的故事,也就是二十世紀的歐洲史。

如果那個疑犯當日能在仕途上平步青雲,他會否成為比粵片中的曹達華更出色的幹探?又,如果希特勒當初圓了藝術夢,上了維也納美術學院,成為一個職業畫家,他又是否會將對人生的所有愛與恨都發泄在藝術創作上,成為第二個梵高﹖這既是歷史的懸念,也是歷史的悲哀。

或許,那位中槍身亡的疑犯,歷史中的希特勒,還有無間道中的劉健明,一生之中,心裡面都是問著同一句:

「我想做好人,點解唔俾機會我」

寫於零六年三月十九日整日沉淪於《萬暦十五年》之時



http://www.xanga.com/lsc_charles/459957364/item.html


(「我都係想做好人啫, 點解唔俾機會我?)(

未分類 | 3 則留言

3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