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根據十天不回歸線圖表觀察,這裡無疑是扑疏了。

而又根據我上月發表的言論中顯示,影響扑頻率的最大因素是涂霆駿的供應與就業市場的需求交合成為一顆所謂的均衡點;終於有善長願意聘請一位不知道修讀過什麼專業技能的畢業生,而且還是間電影公司、而且還是對我派出有所反應的唯一。

除卻幸運,我暫未聯想到任何其他能夠表達的形容詞;作為踏入電影圈的首步,這份工作能夠說是最理想的其一﹝可是這並不意味著我是這份工作的最佳人選﹞。

唯一讓我感到懊惱的只是那部麥金塔,我不知道它算是那門子他媽的品牌竟然連推出電話都能夠登上報紙頭條,我可只是感覺仿佛活多了一遍;操作最終剪接專業高清時猶如重溫中學時代三八六畫烏龜的體驗。

半短周,參與了部六百萬成本的電影製作的頭三天拍攝工作;明星固然超越我畢生所見總和,可是真正教我大開眼戒的是男人果然永遠長不大,埋位前後總是嘻嘻哈哈粗口滿天飛還附上堆爛夾。

話時有位影帝差不多剛要埋位,可是碰巧有飛機在空中吵吵鬧鬧影響收音,所以要等數十秒待環境真正安靜下來才開始,這個時候導演兼演員就跟影帝埋怨:「你自己打飛機就好嚕,打完之後重要帶埋架飛機黎。」

這不正是我跟廷廷的對話風格麼?
感謝祭。

未分類 | 15 則留言

15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