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品味了傳說中的中大學生色情報;

其實所謂的品味也只是略略欣賞過幾條信箱內容,感覺比預期略有失望。姑不論現下這個世代承蒙變態下載 所擴闊的性文化視野,那堆問題與答案甚至連我中小學時代所接觸的『是!』雜誌的滅師性信箱也大有不及;

我肯定曾閱讀過某期有位不知道是男或者女學生被校 工硬上弓,害得那時有幾位同學在我的志願裡頭幾乎要填上校工作為主旨;當然後來大家都醒悟到校長能挑的對象更多。

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我並不清楚,大概也知道知道有份禁忌問卷惹了禍。基本上我認為這類倫理問題是很熱門的探究題目,導演黃精甫也是靠擾亂倫理的短片而擠身電影業的,假若他們將那份對性的熱情奔放投入製作短片,大有機會獲獎;這類過激題材一向都是評審委員的寵兒。

現在這回事的感覺像是在家裡跟長輩談蒼井空般,沒有所謂的對與錯,他喜歡可能跟你一起分享、但他受不了也說不上是壓制你的言論自由,假若要他硬受蒼井空而不責備,何不是倒轉的壓制?

把色字放對在對象的頭上,可以很爽;反之亦然。

未分類 | 5 則留言

5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