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召了往北走,跟中國第五代大導演進了頓晚餐;當然我只是超級大陪坐,可是也讓小涂的飯局價應聲提高不少。席間他高談闊論,大概說了點中國電影圈相對演化論之類的話;反正面對著他一腔標準北京國語口音,他談老子或者是老夫子於我來說都是同樣耐人尋味。

我的言語天份是零。

從只及林志玲的膝蓋高到現在應該比她高,我學習了二十年英語;可是說得一點也不像陳冠希。人家窈窕淑女只花了十幾課堂功夫,就說得口流利標準牛津音,但我的發音卻仍像部電子辭典。

還是說回國內飯局,隨著北京市旅遊局因應奧運而公怖了一份『中文菜名英文譯法』後,很多精彩的菜餚翻譯都經已逐漸式微。從前你要是老外,想點客童子雞,則要跟侍應說:「沒有性生活的雞﹝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

而且相信大家都知道,國內很多地方也把「乾﹝簡體即干﹞」譯作『FUCK』;所以超級市場裡會掛著『FUCK GOODS』、『FUCK THE CASHIER』之類的指示牌,不知曾否有外國旅客照單全幹?可是關於乾這回事,餐館肯定能教他們對神秘的東方飲食文化更為嚮往。

當他們讀到了乾鍋魚頭,一定會在想;
廚師真強喔!

未分類 | 5 則留言

5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