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捌年,扭開菲利蒲,讀到的首個新聞,新聞主播跟我說的竟然是腸仔飽加價;我打賭在她主播生涯中只有一次、至多只有兩次從口中吐出腸仔包三個字,賭注是加價後的腸仔飽。

去年我因為當選了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所以沒有寫過多少篇日記。還好今年有位俄羅斯佬接替了我的封面位置,所以在此訂立目標;把這個覆壓三百餘里,隔離天日的廢墟重新建立起來。

雖然大部份曾存於世界上的文明在煙滅後九成也無法重振雄風,瑪雅如是、巴比倫如是、羅馬帝國更如是,可是在昂坪三六零重開後竟然還大排長龍的國度裡,我還信奉著不可能甚麼都不是。

久久沒有寫字,速度變得極為緩慢,再加上菲妮寶的三十七吋在我旁晃來晃去害我根本無法專心,而且不知道誰﹝現在是我首次聽說的李卓庭、接著是小肥,是小肥羊的老闆嗎﹞新年流流又喊苦喊忽,所以先到此為止。

祝各位倖存者2008超級開心!

未分類 | 13 則留言

13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