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地球暖化,是二氧化碳造成的吧?

聽說我們人類的生死存亡,就在正負兩度之間丫,至於為甚麼是兩度而不是三度或者一度也許未必不過只是覺得兩度比較好聽而已,反正這個數目字並不是甚麼精準科學計算,但卻都是堆國家首腦政客在哥本哈根吵了幾場架,總得給予世界交待明確目標之類的宣言丫。

所以單獨人是智慧的,只要群在一起就會變笨。

所以巴格達傳來了槍聲、所以曼谷傳來了槍聲。那裡沒有葉問走出力歇聲嘶喊:「點解要開槍丫?」而且倒地的恰巧是個日本籍記者。我不知道到底軍隊一般都運行甚麼形式的管理哲學,把子彈放進陌生人的胸膛,對於軍人的個人前途、升遷、年終獎金、與及腎上腺會帶來甚麼樣的影響?

戰爭的時候,人會自相殘殺。不戰爭的時候,人類準備自相殘殺。

聽說伊坂幸太郎讀過一本描述殺人犯在殺人之前心理狀態的書。當那些從戰場上回來的軍人被問起『為什麼殺人?』的時候,他們少數會回答,『為了不讓別人殺死』;這大致符合一般像我們這些天真瀾漫又未經戰火洗禮,頂多窩在計算機前面遊玩三國無雙或世紀帝國的小娃娃想出來的假設答案。可是大部份人的回答卻是『因為長官的命令』。

這本質上跟課長發下『給我把文件都處理好!』沒舍分別;性命於這個層面,只是以作業的意義存在。我們的生命常常就是以這般瘋狂低廉格價標籤在宏觀世界裡頭丫,所以尚盧高達曾說無名的人真可怕,新聞報導只說游擊戰死115名,什麼也不清楚。關於每一個人的情況什麼都不知道。有沒有太太小孩?喜歡戲劇還是更喜歡電影?完全不知道。只說戰死了115人而已。

瘋狂對於個體,只是相對罕見的事情。
而團體、政黨、民族、時代的瘋狂,那就是規則。

點解要開槍丫

未分類 | 2 則留言

2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