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還真的是有比較的時候,才會更認識事實的真相。

不經不覺因為女朋友的關係,在台灣、印度、柬埔寨分別生活過好些時光,認識了當地的人,認識了當地的環境,然後在比較之下,香港人真的很不高興。

因為印度人的笑容,所以我製作了ELIV藍天竺地的紀錄片 (http://vimeo.com/28614424)。達利人仍然生存在彷如世紀帝國的黑暗時代裡頭,甚至連基本的人權也通通被剝奪,可是他們臉上都總掛著笑容。而香港擁有笑容的人變得越來越少,笑得最燦爛那個叫龍懷騫。

不過世界並不簡單,你總不會因為閒置在家那幾台相機的價值已經超越了達利人一生所賺得的總和而高興起來,雖然哲學家認為看見別人的不幸是讓自己產生好心情的其中一個方法。嗯,我覺得這個方法無非像安非他命,興奮過後無艇搭。

香港人不高興,是有原因的。

『香港不高興』雖然以爭取普選為主題,可是當普選降臨,是否一切踏上康莊大道?大家都會重展歡顏?借鑒台灣的例子,之後香港的民主還得有十多二十年跌跌碰碰的日子。而且這是大家不高興的根本嗎?部份一定是,各種各樣的離譜新聞也通通有理由讓我們不高興。但其實也許有更核心價值的部份;我們的文明就只有經濟飛了起來,精神卻被逼狠狠被丟在一旁。

德蘭修女說:「愛的反面不是仇恨,而是漠不關心。」

所以我不敢說我愛過香港,因為我從來沒有投過票,投票只有三成多的偏低水平是我有份造成的。當我從台灣看到香港的不高興,我只是單純希望分享一個深刻的體會,讓這個影片給大家一個微微的影響,開始學會關注我們的社會、我們的未來、我們的香港。 

當八百萬人微微改變了看法,世界就會變得不一樣。

Derrick Tao 

香港不高興

未分類 | 2 則留言

2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