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捌,尚有十幾個小時,我就要跟你就再見嚕。

我沒有在太平洋的吉里巴斯給你餞別,心裡感到有點內疚。我不是跟你說過,不可能甚麼都不是嗎?也許我們會再見的,假如我們夠命硬,九十九個年頭以後仍然是會相遇的。

到底是零你送別了我,還是我離開了零?幾十億成年老人幼齒一下子弄個集體高潮,然後像去年歡迎你般擁抱零玖,你會覺得寂寞或者是妒忌嗎?還是這算是個在夜場孔雀開屏的惡果?

捌年裡,我跑過上海,吃過最駭人的飯盒、見識過最匪夷所思的靈長類生物行為,而且還走到傳說美女如雲的杭州千島湖發現原來美眉都在我到達前出發到深圳上海北京或者香港蘭桂芳。但其實沒有關係丫,因為我回來後根據遠古流傳下來的石板,在旺角西洋菜街尋找到傳說是黃金右腳吉崎直緒穿過的黃金球靴,從此以後,無休入球

阿扁洗錢了、飯島愛掛掉了、愛迪生流出了、七千億花光了、倪震含茆了捌唯一的喜事好像是光翟的那道天窗,但正如李耳先生如是說;褔兮禍之所倚禍兮褔之所伏,真正的禍禍褔褔並不存在於我們眼前所謂的現實當中,對嗎

,在我送給你的iPod Shuffle裡,預先收錄了黃安的新鴛鴦蝴蝶夢單曲,相信你在任何情況下Shuffle也能夠欣賞到它,也相信你會喜歡。

,超再見!
各位零
,超開心!

零玖好勝示威零捌孤獨扯煙

未分類 | 5 則留言

5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