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八百九十三點,直迫萬八。

朋友約翰康納呻經濟差,無理由唔跌;加上為了預言熱沸騰的六月金融審判日,他早幾天才把股票放盡,也許還買進了些認沽工具。

可是有個叫科斯托蘭尼的男人認為即使經濟差股市也有權狂升;他的著作『一個投機者的告白』提到證券市場根本無法顯示當前的經濟狀況,也預測不了未來經濟的發展趨勢。

換句話說,我們這些該死的散戶大多只能投機而不是投資,與賭仔的分別只在於手執經濟雜誌遠比馬報專業。再說,賭馬太麻甩不利把妹,嗯,除非你是馬主。

經濟和證券交易並不一定平行發展,但這不是說二者沒有任何關係。科斯托蘭尼的例子是:有一個男子帶著狗在街上散步,像所有的狗一樣,這狗先跑到前面,再回到主人身邊。接著,又跑到前面,看到自己跑得太遠,又再折回來。整個過程裡,狗就這樣反反覆覆。最後,他倆同時抵達終點,男子悠閒地走了一公里,而狗跑來跑去,走了四公里。

長遠來看,經濟和證券市場所的發展方向相同,但在過程中,卻有可能選擇完全相反的方向。我們知道,狗是來回奔跑的,證券市場在長期的經濟成長過程中會多次反覆大漲大跌。

在經營的哲學上,有一句來自法國的名言;
「Cherchez le creaneau」

在英文的傳譯是Finding the hole。意即在市場領導者底下的公司,要與龍頭爭長短則必須尋找它的穴,或是死穴之類再加以進攻的玩意。

所以把證券市場當作是經濟的溫度計就等於插錯穴,肯定輸死你。
而關於六月金融審判日預言;我覺通常越多人叫的狗、越跑得老遠才會跑回來。

It will be back。

金融審判日

未分類 | 4 則留言

4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