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當有戰爭、或是大型的災難發生,總會有近似這樣的問題被提問出去:「神,祂到了那裡去?」亞洲海嘯的時候如是、九一一襲擊的時候也如是。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名作家貝格特就是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不能明白上帝怎麼容許戰爭這些殘忍的事發生,因此創作了荒旦劇《等待果陀》。劇中兩個主人翁:代表著人類,無了期地等候救世主的來臨。在等候的過程中,他們遇見人間種種不幸和不公的事,可是那個名為果陀的,天天就只是差一個小孩撒謊似的推說明天再來;直到劇終,果陀還沒出現。

有說存在主義是荒旦劇的泉源,二次大戰的摧殘讓存在主義的思想在西方世界冒起頭來;人們開始懷疑上帝的真實,或是存在是否先於本質。

的確,若世界真的充斥著朝奉存在主義的人類,世界應可倖免於戰爭;因為它的中心思想認為人的存在不應受自身以外的環境影響,卻應在面對各種現實中,自行抉擇自己的本質,抉擇自己要做個怎麼樣的人,簡單一點來說;避免淪為社會的齒輪,即群眾其中的一員。

群眾;當在某鬧市較高的位置放眼一看,多會發現到一堆密密麻麻的人群,那是其中的一種群眾。可能基於地理上的位置,在人群當中縱使有一百個比你出色的人混在其中,但優越感還是會浮現出來。即使有沒有存在主義的作祟,你我他的心目中還是會在無意中渴望倖免於觀眾;演唱會中,你會渴望站在台上、還是購票進場?

但是無論站在台上,或是台下,每人都應該是獨一無二的;人大概窮一生也沒有辦法明瞭另一個獨立存在的人、但當一個人走入了群眾這一個名詞以後,似乎又會令其地位產生眨義。比方說以上存在主義的例子,為什麼在理論上,它可以讓世界倖免於戰爭?那是因為存在主義的份子應清楚知道自己作為獨立的一個人,是找不到理由為國家、為宗教、或是為什麼將軍而戰爭的。在他們眼中看來,戰士們無異於沒有思想的白痴。

當然絕對的存在主義並不能完全應用在世界上,而且其意義也不難被誤解;巴黎希爾頓能算是一個存在主義份子嗎?或是敢想、敢做、拚命做的劉翔?又或是忠實發展自我的李小龍?

自私竟然在某個程度上可以拯救世界?還是希特勒本身就是存在主義份子?可否假定他是無視於自我以外的其他人,才能作出種種暴戾的行為?


 

荒旦的存在主義

未分類 | 9 則留言

9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