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是那年的八月,也許是五年前、也許是六年前,也忘了是通過什麼途徑,也許是從網絡、也許是派遞到來的郵件;無論如何,那張成績單上面列印著的總分是一加二等於三分。

然後緊接的那年,列印的數字加上了六分。再然後那年,我在高考只拿到好聽點可以說合格的兩科E級成績。

由於只是單純考試的關係,根本從來沒有經歷過像新聞那堆找學校報導的緊張,甚至一直也認為會考的所謂重要性只是在社會層面而言;假如要從個人經歷分辨出那件事情比較重要,或許要等到死前看看走馬燈才能略知二三。

所以遺憾。

但遺憾並不在於那份加起來也不夠十分的分數,老實的說,我覺得這已經算是超額完成有餘;所以母親每次跟我嘮叨之際,我都很有衝動跟她說:像我這般懶散貪玩不務學業的兒子也能讀到這個學位,本死就已經無大害啦。

偶爾感到遺憾是因為自中四後就沒有再踏足過校園,錯過了不少年青人該擁有的經歷;可知道那時候正值壯年,校園生活應該蠻聲色犬馬、應該蠻燈紅酒綠,遺憾。

然後在昨天的遺憾之後,也許會發現自會考這個小茫然後,還有大大小小無數過茫然存在於有限的明天之中。

茫不了,茫不了。

阿飛正傳,曾也不過是霎時失敗。

茫不了,茫不了

未分類 | 15 則留言

15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