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奏這回事;每每存在著我們身邊的每一個地方,較容易表現出來的有樂章、或是舞蹈這一些高度直接和節奏存在關係的例子。另外還有電影,甚至足球比賽都包括其在中。

我必須再重申一次,自己是一個音樂領域的白痴,關於節奏這項東西十居其九也沒有辦法可以拿準。在我的眼中,郭富城與舞蹈員的絕對合拍、電子遊戲機中心內一 人分飾兩角還可以準確無誤地不斷得到金寶的「拍子狂熱」玩家是與七不思議事件無異的。但依我有限的理解,它不外乎是由快與慢、高與低組成。

也許每個城市都有它獨特的節奏曲線圖,日本有它的、美國有它的、香港更有它的。若只憑透過書刊或是電視劇,大概總會存在著某一程度的誤解。如果看過侯孝賢的電影,就以為那是台灣的生活、看過塚本晉也就以為那是日本的文化,那大概這兩地的旅遊業都會永不超生。

曾經住在美國的三潘市,那一列列在晚上六時就準時關門的情景還記憶猶新,那黑漆漆的街道寂靜得好像忽然撲出喪屍一頭都不會感到太過驚訝,甚至乎有點理所當 然。但回看香港祟光百貨的門前,我懷疑除了十號風暴那一刻外,準不會存在一分鐘是少於雙位數字的行人踏在那一片土地;漆黑於那裡來說也許要等待停電的一剎那,但馬路上的交通工具,甚至行人的手提電話都足以照亮這個地方。

記得黃子華曾說過,當外國人看到我們香港人安排節目的方式,斷定會懷疑這一群人是否在上一世沒有玩樂過,你們不懂得累嗎?就算是平平凡凡的一餐晚飯都足夠 表現出香港人那一種風采,我們其中沒有多少個會單純地認為一餐晚飯只是一餐晚飯;山長水遠﹝可能只是十五分鐘車程﹞來到只吃一頓飯?沒有可能!

所以一餐晚飯不止是一餐晚飯,其中隱藏的密碼即使動用符號學密碼專家也未必找到解謎方法。它可能隱喻著前前後後的逛街、打電動、唱歌、或者是喝東西等等。

對,喝東西。明明在晚餐的地方就可以喝到東西,但偏偏卻要另覓一個喝東西的地方;而那一些茶室或餐廳就深明白香港人不能停下一秒的特性,所以都附設了一大堆報刊雜誌或是玩具電腦供顧客不停運作九萬轉摩打。

在香港,你會遇到一手拿著手提電話遊玩,另一邊進行小解的普通人。舞吧舞吧,一刻都不要讓自己停下來。原來我也深害怕好像要停下的變奏,香港的樂章就好像我兒時最喜愛的一首主題曲。

節奏緊湊,就是沒法會停留,緊迫的節奏,刺痛你我傷口,怎麼救。

節奏緊湊就是沒法會停留

未分類 | 7 則留言

7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