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硬幣放在別人正在遊玩中的街用遊戲機上面,這個動作在香港傳統來說是被稱為『跟機』。

跟機然後,一般人都會站在遊戲者身後等待著,直到他所控制的角色死亡、或者完成遊戲﹝這當然亦是另一種死亡的意義﹞;所以簡單一點來說,跟機這個行為就是睇佢點死。

遊戲機中心這個地方就總是充斥著一群等待著別人死亡的守候者。

如果說這是個世界縮影,那等看著別人死亡也算得上是人類本質之類的命題。

盧克萊修如是說:「使人有好心情的最佳方法就是聽到別人的不幸。」;不管你承認與否,這對大部份人類來說,是個殘酷而貼切的現實。也正如黃子華如是說,香港第一個把握這種人性本質的人類的名稱是黎智英。

這是為什麼好新聞不大賣錢、好人總是無人爭奪,因為其實我們都打從心底喜歡仆街。當然在仆街這個層面上是有距離限制的;太近的不能接受,太遠的也沒有所謂的價值。

近的;像查先生好端端打麻雀單吊一索然後巴小姐打出一索輸清桌櫃的籌碼然後再看見封面寫著『查先生公然大力吊爆巴小姐 雀仔通櫃」,這樣對查先生、巴小姐來說大概有機會產生像藝人對雜誌般的厭惡感。

遠的;像三十萬光年外有顆星球大爆炸,上面生物無一倖免這類事情壓根兒連我們的眼淚也換不上一滴。

死亡與出生、仆街與未仆街。

盧克萊修的仆街

未分類 | 6 則留言

6 則留言

  • caramel0o
    Reply

    我相信遙遠的不幸不會喚起快意,它會持續而偶然地帶來失落和茫然。

    P.S. 感覺近來我的文字好像有意無意地西化了,很長很長插滿了形容詞和副詞的句子。

  • littleight
    Reply

    「使人有好心情的最佳方法就是聽到別人的不幸。」
    絕對是啦~~~
    笑笑小電影的出現正好表現大家這種心態
    看見他人跌得越痛,撞得越勁
    觀眾便笑得越大聲……
    快樂…總是建築在別人的痛苦身上……..

  • derricktao
    Reply

    [影舞]
    我專登選左仆左既一日先黎覆message 嘿!

    [caramel]
    那中式會是怎樣啊?

    [查先生]
    對丫 那是上期封面啊 可是 事過境遷 我的那件事就早被群眾遺忘掉啦!

    [美寶姐]
    也對啊 我成日懷疑笑笑小電影係專登做出黎拍 邊有咁橋拍得低丫 !

  • mlam3d
    Reply

    里個係一個好極端的想法, 就好似Thrasynacghus話”公理站在強者的一邊”一樣…事實不盡於此…”死亡與出生、仆街與未仆街”在於”現世的價值和慾望”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