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路上疾行百多公里的小盒子裡,她的旁邊坐著了他。

她並不認識他,在他們中間甚至只有一句說話的回憶。在這條公路上充斥了各款各色的小盒子,裡頭坐著很多個互不相識的男男女女,她或他把生命投注到他或她手中緊握著的盤子。

只要這個盤子稍作不多於四十五的傾斜,盒子裡的生命也許就要面臨死亡、但也許仍然會繼續生存;生存或是死亡?莎士比亞最終都應該明白生存是問題,死亡才是答案。

她知道他會安全地把她帶到那個地方,那是他們之間沈默的承諾;他從她身上得到他所渴望的東西,而她被他帶到她所應該到達的旅館,所謂的承諾與信任就是這麼一回事。

在那個紅色的小盒子的前方,是伴著她長大的家。在盒子裡的那個盒子,提醒著她付出信任以外的代價。在有限的光線底下,她第一次看清楚這個曾經背負著自己生命的男人。她明白他所需要是什麼,她很清楚。

她掏出了鈔票:「唔洗找」。


 

盒子裡的生命

未分類 | 3 則留言

3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