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大導從文華酒店步出來;

他的腦海浮現出求學時期那位負責教育單位的楊委員,他常常掛在咀邊的那句說話:「在藝術以至其它範疇,都存在著這種真理;首位做的是天才、第二位做的是庸才、第三位做的就是蠢才。」

他望著那幅張貼在名牌旗艦店外牆的電影海報;本能第三集 – 余大導進軍荷里活熱爆票房之作。

媽的,余大導在盤算著到底自己開拍了多少部別人系列的延續作品,什麼無間道第四集、見鬼二十、陰陽路七十一之廿四小時營業、新紮師妹五;打從正式當上電影導演那刻開始,他的所謂電影也只是別人想法的伸延。

即使執導的每部作品都比以前賣座,也因為如此才能夠得到好萊嵨的垂青,可是,余不甘心。

他把衣袋裡那部新力袖珍超高清手提攝錄機以四十七度半的弧度扔到維多利亞港。

那個姓朱的藝術家曾經這樣告訴他:「你的作品很好,可是就只是很好而已。你家裡有電燈泡吧?它性能很好吧?又耐用、又省電,而且十分明亮,對不對?」

「嗯。拍電影時也接觸過像太陽般明亮的燈泡。」

朱繼續說:「對!現在的燈泡很好,真的很好,而且會更好。即使連愛迪生也可能沒有想像過現代燈泡的存在方式。而事實上他所創造出來的,就必然是很不耐用、既不省電,而且亮度昏暗的首個燈泡;所謂首個,就往往是最差的那個,可是這種差並不重要,對吧?」

余大導在追尋著這種差;在他所能決定的範圍而內而言。

可是剛才在文華酒店二零三六房間的感覺實在太好,那個姓當真的熟練得令人失望。即使透過新力袖珍超高清手提攝錄機的高清預覽屏幕,也能感受到那種良好的迫力。

嗯,換過女角吧。

 

燈泡下的導演

未分類 | 13 則留言

13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