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群人的約定、這是屬於他們的遊戲。

開始之前,他卻先需要與他們參加另一個遊戲來決定這一個遊戲的位置分配。他知道當手臂伸出了去之後,就結果了勝與負;到底這算是自己掌握的命運?還只是一個預設的所謂宿命。

勝利還是失敗比較有利?其中的分野總是十分模糊,好像說口渴的人總是不斷地勝出酒桌上的玩意,眼巴巴地看著對手灌下一瓶又一瓶的酒精一樣教人深思。

他看著自己伸出去的手,再比較一下別的,所謂的負方只有一位,而這遊戲的規則也只限定一位搜索者。他並不是那一個失敗的人,所以只有躲著,等待那個他;勝方不過是等待負方前來交換身份,也許搜索比躲藏有趣、也許其實只有失敗者才喜歡探索、又也許根本在他而言只是被規限所迫。

他躲了在一個櫃裡。它並不算十分寬敞,他必須彎下腰才能完全容納在其中。他靜靜地躲著,他與其它的玩者已經分裂成一個又一個的獨立個體,每人也暗自躲藏在一個自認為不會被發現的地方。

偶爾似乎有搜索者在櫃外經過,他屏著氣息等待腳步的遠去。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他卻漸漸期待那位搜索者的來臨,遺憾於那個一開始的勝利。

好些時候還是會在附近響起一陣陣的腳步聲音,但也許他選擇的它過份完美,一直、一直也沒有誰打開他身旁的櫃門。也許腳步聲只會步向露出破綻還是聲音的藏身處,他還是屏息以待,還是偶爾猜想,那個搜索者還是那個搜索者嗎?

他長大,它容不下他。終於他從櫃裡走了出來,望著裂開的空櫃、望著偌大空曠的四周,他感到迷惘與寂寞;但是依據遊戲的規則,他只屬於勝利、他只屬於被搜尋,他不應該也沒有權利尋求誰或誰。

這是一群人的約定、這是屬於人類的遊戲。


 

搜索者的勝利

未分類 | 7 則留言

7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