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恐襲的年代、在這個動亂的時勢,給大家重新推介電影『聖誕快樂』;

故事改篇自一段來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歷史記載:第一次世界大戰首年的聖誕期,英德兩軍宣佈休戰。德軍在戰壕裡開始唱「平安夜」,英軍則由真空地帶的另一端齊聲應和。

那年的聖誕節,兩軍放下武器在戰場上與敵人聯手慶祝。

這天,並沒有鮮血和子彈,倒打了場足球比賽來決定兩國的勝負。據說最終結果是德國險勝英格蘭三比二 [相關資料]。足球在某程度上也是一種文明標誌;至少任朗尼李健和有多暴躁也沒有在球場上打死敵人。

電影的開端始於三間小學教室、三個小孩、三個我的志願。德國小孩誓要殺盡所有英國人,英國小孩視法國人如世仇,而法國小孩則立志要消滅所有德軍。

這是那個時代的教育、那個時代的道德標準。

當我們旁觀一些滅絕人性的戰爭時,總會感到困惑;幹嗎他們願意為所謂的國家而衝鋒殺敵、為國捐出自己的軀體?又或許我們偶爾看到什麼巴爾幹聖戰組織的人肉炸彈、通街殺戮事件,同樣也在我們眼中顯得愚昧又可憐。

但若換作我們成長於他們的環境,可能一切的愚昧可憐也會變作理所當然。反正這就是個青少年小朋友會因為電影漫畫之類而作奸犯科的世界;人類的弱點大概是我們都必須依賴於別人的教育才可以得到成長,所謂的經驗主義就假設每個人生來都是一張白紙。

那些看似滅絕人性的戰士,或許不過是恰巧被填上了鮮紅顏料的白紙。填色者把填好的一個個作品送上戰場去完成填色者的個人理念,這就是幾千年來的戰爭精神。

我們也許會為1914年這段歷史而感到嘩然,我們也許會為螢光幕上死敵共歡平安夜的畫面而感到不可思議。可是,那其實是整段電影內最正常的場面;那一幕幕殺到飛起的戰爭場面才是最不可思議的內容。

穿上敵軍的軍服,就是敵人。

戰爭的好處是可以把生命放到無限輕。



戰場上的聖誕快樂

未分類 | 10 則留言

10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