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偶像除了巴治奧、金城武之外,還有黃子華。

如果說巴治奧給我介紹了足球、金城武讓我踏進媒體、衛斯理影響我的世界觀的話,黃子華讓我認識了不同的思考方式。

他是一位演員、歌手、編劇、導演、電台主持還有是一位棟篤笑的表演者。﹝註:棟篤笑的名稱源自於英文Stand-up Comedy,是站在表演台上說笑話的表演。﹞我最欣賞的黃子華乃是表演棟篤笑的黃子華。在我看來這是比一位歌手開演唱會更高難度的事情,在那二個多小時的表演時間裡,他只可以憑說話及少量的動作去控制著觀眾的情緒,但卻可以笑聲不絕,絕無冷場。可知道表演台下的觀眾多達千人,要說每一件事也能引起別人的共鳴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也許要引人發笑並不是一年很困難的事情,但在笑話背後仍能藏著教人思考的空間卻不容易,這樣子才算是真正的幽默。曾經看過其他人表演的棟篤笑,結果看不夠一半就憤然關掉電視機了,那些笑話比笑話書的笑話還要糟糕!在這項表演範圍裡面,黃子華始終也是香港的首席表演者。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黃子華在大學時期是主修哲學的,也許就是因為這個關係,他的思考角度能夠比一般人為多,而且更能夠在三言兩語之間讓你我一起從他的那個角度去看某件事情,然後發出會心的笑聲。

他教我們笑看這個世界。

但是據說台下的黃子華並不多說話,也沒有想像中的幽默。這也是不少見的例子,懂得逗人發笑的人並不一定樂觀,愛情專欄作家卻未必懂得談情。我曾被誤認為樂觀、開朗、沒有寂寞感的男孩,那只是因為我不經意在文字上模仿黃子華在表演台上的思考模式,企圖以特別的角度去寫出一些能引起別人共鳴的事情。

我不知道成功與否,但文字上的我,不是完全的我。

並不是刻意的隱藏,只是誰可以真正了解完全的自我?人類有時候的確有點急功,連自我都未曾真正了解,卻努力去探索幾萬光年外的宇宙。但也許是人類本身比宇宙更為複雜吧,有誰可以堅信自己完全了解另外一個人?

我的偶像黃子華

未分類 | 2 則留言

2 則留言

  • 匿名訪客
    Reply

    那次娛樂大飲茶請他上去做嘉賓解說楝篤神探, 我也發現平時的他原來有點木獨~~

    明明不快樂卻被全世界人以為自己很快樂, 那是很難過的事, 可後來我在日記裡盡情寫出自己的不快樂, 又輪到被以為是個對什麼事也悲觀負面的人了

    真正的了解, 需要的是細緻和沒有成見的心, 如果一個人堅信自己已完全了解另一個人, 那只會阻礙他正確地了解這個人, 況且人的性格是多變的, 今天你很了解這個人, 明天他就可以變了另一副樣子, 令你感到無限陌生……

    是啊, 命運不由我們控制, 我們唯一能選擇的, 是用什麼心態去面對這一切~

  • 匿名訪客
    Reply

    This reminds of of the two clown paintings we have in the house.  I wonder why people even bother to paint them.  They are so sad.  Clowns could be the saddest people on earth especially on days when they themselves are sorrowful.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