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是好很恐怖的節日。」

那是我上班經過太古坊,乖搭扶手電梯後那位白領如是說。可是他並沒有把原因告訴我,因為我只是跟他相處了一段扶手電梯的過程而已。

後來我想了很久,情人節的恐怖充其量也只是源於金錢或者說他媽的根本沒有情人。但這兩回事要恐怖起來其實在平常凶猛得很、而且傳統上報章雜誌也好像不常在這節日前刊登;『請勿把身體當作禮物』之類的警告字眼提醒還未準備好禮物的少男少女;反正專家大都以為時下青少年會在年頭拜年時結識,然後忍到平安夜才去破人家的處。

現實世界外的現實都是非常殘酷的;就好像大戶永遠吃掉散戶,而我們穿著的球鞋永遠殘踏著落後國家的超廉價勞力工作者一樣。

而我發現關於情人節的恐怖其實源自於那顆巧克力。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巧克力成為了愛的象徵,在日本的漫畫裡頭我們都會看見那些主人公們愛在情人節比拚誰接收得較多的巧克力、在日本的AV裡頭我們都會看見巧克力球那股愛的狠勁;反正從一五二六年科爾特斯把它帶回歐洲開始,巧克力早已被委以迷人、催情、賺錢、減低月事疼痛的重要使命。

但最近巧克力的任務又增加了一項;它主要成份的『可可』成為了戰爭的重要資源;象牙海岸內戰交戰雙方都以豐富的可可收益賺買武器與及支持民兵。

所以情人節好很恐怖;

你只要想想道情人送你的那塊巧克力會否資助了一顆子彈並剛剛好送進別人的身體之中。

恐怖的情人節

未分類 | 18 則留言

18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