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坐地鐵,總會在車廂看見死人相,左邊是占士甸、右邊是瑪麗蓮夢露。他們分別舉著四分三相機替奧林匹斯賣廣告;顯然他們標榜的是英年早逝。

嗯,這個廣告應該很難賣到過年。不過根據印刷品上面的洋文 – THE NEW TIMELESS,那其實真正的主題該是新的永恆。

既然露與占都是世界通行兼歷久不衰的經典偶像,找來他們當代言人既合情又合理,兩張死人相其實又幾型仔幾好睇,只是好奇不知道當他們仍活生生活在這個藍色星球上面之際,曾否察覺得到自己能以這種形式存活到幾分幾世紀以後並且繼續影響世界?

做皇帝當然想延續千秋萬世、做動作演員自當然想勁過李小龍,好打過孫悟空。在地下有種黑暗的說法是,英年早逝為成就經典偶像的等價交換條件。正所謂即刻轉身射個三分波,鄭欣宜晚晚都跟我們說無人完美,全世界的傳媒都愛把活生生的名人硬生生推進墳墓,然後另一邊廂又把死繃繃的屍體硬繃繃挖出來歌頌。

死過才能世上無敵,孫悟空未死過都唔夠比達打啦。

馬納當拿要是能像久保嘉晴般扭過十個然後打柴,舉世當中還有誰敢質疑他的球王地位?老虎活士好波有錢又唔算醜,私底下有一百幾十個情婦本乃人之常情;現在卻連吉列合約都弄丟,以後連鬚都無得剃,何等淒慘?夕樹舞子今時今日還選擇復活,何必呢?

可是遠滕健次曾這樣說:『玩搖滾的人都在27歲死亡。白賴思佐治、珍妮斯祖比、占賓多利斯。我總覺得自己也會在27歲的時候死亡,可是我還是迎接了28歲的生日。我感到沮喪,原來我甚麼都不是,可是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在玩搖滾樂的老頭子吧!死了才偉大這個想法,我放棄了。』

要成為TIMELESS,談何容易。
百多年前,歐洲日耳曼帝德裡頭有個叫尼采的老外疾呼上帝已死。

可是現在我們不用上帝宣告都知道 –  Nietzsche is dead.

占士甸已死

未分類 | 6 則留言

6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