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世界上真的有命格這回事,大概我跟巴先生可以充當絕佳的研究對象,信不信由你;

無論在任何環境、條件底下,只要有我們共同存在的情況出現,就必然會出現最少一件麻煩事;例如說拍外景下了整個月暴雨﹝去年六七月﹞、好端端打勝利十一人又會輸掉十二碼、午夜無人寂靜夜街發電機罷工、拾荒街童推車還器材等等數之不盡。

總之如果用老夫子漫畫的標題來為這堆事件命名的話;首推耐人尋味。

今天我們如常地繼續拍攝,耐人尋味的事件仍然環繞著我們而轉。話說我跟他跟萊爾先生懷著期待的心情走進了一間名字旁邊寫著後現代的餐廳共進午餐,本來覺得不應該替人免費宣傳,可是我又很希望知道有沒有誰共鳴,所以旺角紅點(後現代)餐廳還是出現了在我是日日記之中。

嗯,我坐下了就開始想,什麼他媽的後現代?

結果那個侍應不足三分鐘內已經教我們認識這個名詞的真正意義。以下是我們對話的節錄;

巴先生:「唔該兩個葡國雞飯,一個豬排飯。」
女侍應:「嗯,要飯定係意粉?」
巴先生:「兩個葡國雞飯,一個豬排飯。」
萊爾先生已經開始察覺到對話不尋常之處。
女侍應:「嗯,仲有一個呢?」
巴先生:「兩個葡國雞飯,一個豬排飯。」
涂先生也開始按奈不住,感覺顫抖。
女侍應:「餐飲飲咩?」
巴先生:「兩杯凍擰茶 ,一杯凍擰水。」
女侍應:「凍擰茶,凍擰水,仲有一個飲咩?」
巴先生:「兩杯凍擰茶 ,一杯凍擰水!」
女侍應:「嗯,凍擰水,要凍定熱?」
巴先生:「凍擰水,凍定熱??凍丫 凍丫!」

那一刻我們真正的崩潰,活像三個被點了笑穴的馮粹帆。

正如巴先生所說,麥兜故事並非憑空捏作。

嗯,結果餐湯不熱、飯不好吃還帶點酸味,還深怕等到上天台拍攝的時候拉到人家天薰地暗。佛祖保佑,我們還是蠻順利地把整天戲份急急趕完。

雖然我們今天有個出事的開始,可是把本來下雨的時侯推遲到現在凌晨也真該說聲多謝!當然還有多謝那幾位在二十九度、陽光普照的天氣下跑來跑去的各位。

謝謝啦。

凍擰水,要凍定熱

未分類 | 14 則留言

14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