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這個世界是有轉世靈童這回事的,比如說達賴之類

嗯,我能想像達賴喇嘛是怎樣被尋找出來,情況就是在某個風和日麗萬里無雲天,
達賴發現面書裡突然來了群陌生男人的『朋友邀請』,而且大頭相都展示著他們的光頭與及跌膊制服;他們劈頭首個訊息便說:「噓,你被Tagged了!」

這就是命運丫。總之我就被Tagged了,需要寫下關於自己的十六樣東西。

1. 在出生前,娘找高人算命,算命算我是個男的。後來娘找醫人掃描,醫人說我沒有那話兒。娘自然去拖馬拆高人招牌,五十五十也會算錯還算甚麼命丫?算命說沒有那話兒也能是男的喔。﹝這其實是我說的﹞高人當時跟我媽說,生了嗎?生了再來拆也不晚喔。後來我果然是以男性的狀態降生到這個世界上面。這個故事有三個可能性,第一是我鏡頭敏感度高,有人影當然掩著;二、我其實真沒那話兒;三、醫人以為那是一條腿。

2. 中四輟學。十年後竟然能夠大學畢業。

3. 童年偶像是郭富城,原因是對你愛不完、成年偶像是金城武,原因是帥、AV偶像是沒有固定,原因是專一地看AV聽說是會有結構性危機的、足球偶像是羅拔圖巴治奧,原因是這位悲劇英雄在阿美利堅的精彩演出讓我愛上足球;但自他退休後我已不太喜歡看,只是純粹喜歡踢。

4. 曾在加州浪費了半載。這是個像三維血洗情人節般深邃的恐怖經歷,當那個時代還沒有普及的互聯網、當一個朋友都沒有、當逛超級市場都變成了節目、當日本女優都變成了Hardcore的美國女優,你是會覺得想死的。後來我在香港活過來,所以我愛香港。

5. 是個音樂白痴、唱歌五音不全、節奏感覺不良。

6. 撥不起電話。對於撥電話這個行為有種莫名的恐懼,反正就是可免則免之類。但其實對於通電話我倒還是可以的。所以其實這是能夠引申至解釋我對主動找人的抗拒。

7. 互聯網時代,首部擁有的個人電腦是麥金塔。當時家姐送我電腦,兩姐弟對於這回事毫無認知結果因為iMac長得漂亮捧了回家。這算是個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密室禁錮恐怖,我不懂用、朋友更不懂得、沒有人懂用,就是這麼一回事;我從下載ICQ到成功安裝至與朋友說第一個Hi中間可是經歷了七十二小時。

8. 手工勞作弱智系;剪東西永遠剪不成直線、貼東西更經常會爽歪樂翻,而且開始心煩氣燥,喪罵那份毫無生命跡象的紙張卡紙。

9. 右腳射門不尋常地強;踢了十多年足球,基本上沒有進步過,唯一是射球比較厲害而已。要是按我各項數值轉化成勝利十一人數據,就是我只有『shooting』這項能力提升至90,而其它則只停留在50-60左右。

10. 喜歡看廣告遠多於電視劇。也覺得自己拍廣告的技巧比劇情片好。

11. 小時候看完卡通片最喜歡在媽的床上面跳來跳去扮主人翁重演一次故事劇情。後來長大了在各式各樣的學校作業演過的角色有殺手、殺手、殺手、扮差佬的殺手、黑社會大佬、殺手、變臉男、爆粗老板、NPC、逃獄犯﹝與廷廷﹞、教師﹝與耀鈞﹞、絕症男﹝與周謙﹞、講波佬,嗯,真好玩。

12. 踢足球時曾被對手惡意侵犯,躺了醫院一個月,做過兩次手術。

13. 有時候異常爛口。而且話要想很久經過處理後才會說得有條理,即時反應不良。

14. 搬過十多廿次家;住過灣仔、太古城、跑台山、天后、銅鑼灣、跑馬地、上水、沙田、加州,將軍澳等等,小時候搬家並不辛苦,因為又有傭人又有人人又有媽媽。

15. 關於投資,我相信一個懂得很多的笨蛋,比無知者還要加倍的愚蠢。而且牛頓在投資失敗,散盡家產之後,他說:「天體的運行軌道,我可以精確計算到幾公分和幾秒的差距,但我卻無法估算出一群瘋狂的人,會把指數帶向何處。」

16. 想知道既然死後是永遠,何以要以這短短百年內的行為來決定那份永遠的下場呢?


你可以不知道的十六件事

未分類 | 22 則留言

22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