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很理性看待世界,其實有很多事情也不值得去做。

花上四年去換一個親吻世界盃的機會、或許花上四年去忘記一個親吻,然後你會發現其實人生根本沒有幾多個四年,或者一千四百六十天。

再後來你會覺得,我們的生命其實都終旨在發掘消磨人生的方法;甚至乎沒有勝負之分。雖然也許李澤楷的他媽的豐厚身家可以成為一種成就的標準,但那並不能算是本質上的問題。他使用私有化之類的手段去消磨他的人生,同樣衛詩也以吸食可卡因去打發時間。

同時我們所謂善惡標準竟然也沒法完全衡量可卡因跟私有化其實誰比誰邪惡。而其實終究他們只是以報紙標題的意義存在於我們的生命當中,所謂的份量甚至比不上今早吃的豬柳漢堡包或者昨晚喝的黑草蜢。

生命可以有多重?傳說靈魂的重量只有二十一克。
所以請保持注意體重,要是那天發現自己減磅了二十一克,你大概已經失掉了靈魂。

二十一克

未分類 | 11 則留言

11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