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某月某天某日,坐在某城某地某室,討論著這麼的一個題目;逃學。

記憶所及,小學與中學時代似乎並沒有逃學的經驗;充其量只是裝病曠課,也許這也算是逃學的一種,但是這一種技倆存在著一個問題,就是必須演下去。總沒有可能上午痛到要死、下午卻精精神神跑去遊玩。而且基於時間性的局限,裝病最多只能久不久使用一天或是兩天。

大學時代的逃學,似乎沒有必要說明。

與其說是討論,不若說那是一種討好別人的行為;因為那是中國文化語文的口語考試,畢生其中一次經典經驗。

以某人為首,眾人極度抨擊逃學這一種行為;我沒有反對,也沒有認同,依稀記得那時候的觀點是;逃學是一種行為,但它的對與錯並不建立在這一種行為上,卻應該視乎背後的動機與結果。就好像我們並不能說殺人是絕對的錯,因為世界上從來沒有絕對這回事。

如果比爾蓋茨沒有逃學﹝或是休學﹞,也許我們現在沒有那麼方便的微軟視窗系統使用;他的人生一段插曲,卻不知道為人類帶來了多大的影響。本來世界就沒有絕對的好與壞;好處往往能成為壞處,壞處也會在某時某刻某地隱藏著好的一面。

結果那一個考試,我得到最低的評價,不願置評的U。

世事無絕對,只有真情趣。


 

世事無絕對只有真情趣

未分類 | 7 則留言

7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