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廷的目光凝留在便利店的雜誌架上面;

他心裡持續地抱怨著,資訊的永恆爆炸性。看上來,無論那份雜誌都拚命地向著他提供著多餘的資訊;該死的馬報,只會將每場全部馬匹分配到不同的專欄裡當作貼士然後在下個賽馬日前煞有介事地報導上個賽馬日所謂的貼士準確性。

而擱在旁的那份財經報,什麼他媽的有效槓桿、引伸波幅這系列技術性名詞只需幾轉窩輪就把他的資產縮減了七十個百分比。

當然少不了G奶。

廷廷開始陷入充斥不忿的幻想思潮當中;他本來可以押中那匹 活力先生串喜蓮之寶、他本來擁有的未錯縮減資產、他本來可以擁有的G奶。

「球證判朗拿度的入球無效。」播音員的聲音在便利店那部立體電視機上響起。

「真可惜。」朗拿甸奴邊喝著可口可樂,邊說。
「只是可惜嗎?你們巴西本來可以扳平戰局啊。」廷廷問。

朗拿甸奴咧起了他招牌的笑容。

「你聽過首巴西的老歌嗎?達達達,所有悲傷的話語文字中,最悲傷的莫過於這一句,本來可以‧‧‧」他問廷廷。

「嗯,沒有。」

「在球賽上面,一旦判決後就沒有所謂的本來,即使球證在以後的任何時刻承認判決錯誤,也再沒有本來這回事。已經發生的事明確地發生了,還沒發生的事尚未明確發生。換句話說,我們是被夾在背後的所有和眼前的零之間的瞬間存在, 那裡沒有偶然,也沒有可能性。所以根據祖家波利圖,我們從來都不思考所謂的本來可以,無論在球賽、或者在床上。」

「加卡的五十碼笠射,笠死北韓龍門朴志仁,乖巧地替巴西扳平 三比三。」播音員的聲音繼續響起。

朗拿甸奴抓起了一瓶可口可樂拋到廷廷的手上。
朗拿甸奴咧起了他招牌的笑容。

「我倒寧願相信不可能什麼都不是。」

不可能什麼都不是

未分類 | 2 則留言

2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