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這樣站立在這裡的;在這個空間所能處的最高位置,像監視器一般環視著眼底下的大部空間。他已經靜止了十三個小時,沒有一點的生命氣息。

或許是我們習慣站在平穩的大地上,眼底下的生命就是我們的所謂生命。受限於眼部的生理結構,我們都只能看清某東西的其中一面,也許連一塊石頭也充滿著無數目光所不能及的盲點。我們每天忽略的東西加起來大概可以把獅子山填為世界第一高峰。

你我他的身邊,總是充斥著一堆存在卻又不存在的生命;不是幽浮。他就是生命。

誰都讀過的傳說,當我們關上電燈,閉上大門,另外的世界就會始動起來;床上的維尼會跟米老鼠遊玩十五與二十、唱片架上的碧咸會與海報上的吳佩慈調情,像一個小型的嘉年華舞會,一直狂歡至大門再次打開。

他就是這樣站立在這裡,在非活動時間伴隨著這個古代武士模型的就只有武士刀還有屬於特定性恐懼的畏高症。曾經他在一次嘉年華後借意歸回到錯誤的位置,那時候後面還站著一架高達機動戰士,咕嚕著武士破壞他們世界的平和秩序。

終於他在數分鐘後就被一對手捧回原來的高處,那對手的主人的目光還帶著一點懷疑的味道。他直視著他,縱然並不願意。他甚至有點懷疑他是否像那一些日本的素人投稿者一樣,在房間裡怖滿隱藏式的攝錄機來監察著他們這一班看來沒有生命的生命。他再也沒有勇氣歸回到不屬於自己的位置,他害怕被他看穿,特別在必須正視著他的時候。

他是害怕被看穿自己的存在,還是害怕被看穿對被忽略的存在?在一個古代武士模型的思想中竟然也存在著他媽的矛盾。我可以在祈禱時候吸煙嗎?不可以。我可以在吸煙時祈禱嗎?可以。然而這問題在他來說只是一個願意不願意的現實。

沒有人願意相信他的存在;縱然他的確存在。在他出門後,他不是他,而他也不再是他。一扇門的後面,就是另一個他。


 

一扇門的後面

未分類 | 4 則留言

4 則留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